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人间至味是清欢下一句("人间至味是清欢)
人间至味是清欢下一句("人间至味是清欢)

文 | 幸福梅

"人间至味是清欢,奈何软语故梦来"。

每一个爱旅行的人心中都有一个梦,心中有梦 ,才会一次次踏上异乡,寻山寻海寻清欢。

每个旅行人心中也都有一个徽梦,而徽州便是清欢所在,人间至味。

齐云山的求仙问道梦

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。徽州的云很低,当它低垂到齐云山顶时,不高的齐云山就像连接了人间和天界一样,仙雾缭绕。

这山曾被乾隆誉为"天下无双盛景,江南第一名山"。它和武当山一样,也是我国道教四大名山之一,而且上面历来住有许多修仙的道士。

花田里的八卦图,和南坑这个自然村落相映成趣。随着缆车的上升,齐云山的神秘面纱在我们面前被徐徐揭开。

这里的丹霞地貌,灿若朱红。叠翠深处,清凉之境,有人在打坐修行,偶尔会有过往的游客驻足。

我们在尘世里躁动太久,除了羡慕,可能还有很多身不由己的借口。其实,万丈红尘,只要想,随处皆可修心。

一天门内的碑铭,和真仙洞府上方的摩崖石刻,风格各异,数量之多和珍贵属国内罕见。

如果说布达拉宫是西藏佛教的圣地,那么背着行囊,穿行在齐云山这鳞次栉比的白墙墨瓦间,走着走着,便也会生出朝圣的感觉。

古老的徽派宅门前立着沧桑的石狮,对面小楼则有着晾衣晒被的热络,历史的深沉和生活的曼妙,有时一眼尽收。

这里的道观和民居比邻,素有"中国道教第一村"的美誉。除了道观里的道士,原住居民基本都是山上道士们的后代。

半悬在峭壁上的月华天街,魅力就在于这种俗、道的融合。

玉虚宫在紫霄崖料峭的石崖中建成,二者有着浑然天成般默契。旁边立有大才子唐伯虎所书的《紫霄宫玄帝碑铭》,堪称齐云山碑中之王。

欣赏着宗教和民俗的混搭,忽见一小儿独自拾阶而上,气势如虹。

有些山有不自知的美丽,有些人则有着不自知的勇气。

宏村的暮沉老者梦

宏村是最适宜入画的。村前的南湖边、村内的月沼池旁,总能见到支起画架写生的人。

月沼塘水弯弯,倒映着高低粉黛的马头墙,仿佛整片天空都融进了池中。

他们在纸上每画一笔青墙墨瓦,想必都会在心中雕刻一下宏村的宁静淡泊。

每当暮色降临,一盏盏悬在门前的灯笼便亮了起来,和门内橙色的光芒一起,点缀月沼塘的深邃。

跟着绕堂穿户缓缓的流水,可以边走边细细品味门窗上的精雕细镂。也可以好好了解,汪姓一族上百年,妙手回春的故事。

还可以找户人家,在淳朴热情的待客声中,尝一尝清炖土鸡、笋衣烧肉和炒野菜等特色菜肴。

不多的消费,不长的时间,在天井中的八仙桌上,便能寻到生活在这古黔桃花源里的祥和与美味。

一扇窄窄木门敞开着,昏暗的光线隐隐勾勒出一位耄耋老者的轮廓。徽州的古村落里,老人留守的居多。

时光在他那里似乎凝滞了,他和水墨般的宏村已融为一体,静静看村内人流穿梭,岁月如织。

做了宏村的梦,必也会缠上相距不远的西递情。

西递以石雕最为出名。民居内的天井里,多会会靠墙摆放着小巧各异的山石盆景。

莲叶幽静,碧水寒冽,几尾鱼在轻啄浅戏。最安静的院落里游弋着最安静的心。

矮藤在白墙黑瓦上攀延,熟透的红叶妆点着幽闭的宅门。

在西递拍照,只要躲过攒动的人头,都能拍出写意人生的出尘味道。当然,也一定能成为朋友圈里的良心佳作,镇圈之宝。

高翘飞檐上的茅草,一把雕花的老锁,似乎连墙上粉漆脱落的痕迹,都在述说着西递古老的故事。

呈坎的尊师重教梦

呈坎周围有八座大山,天然形成了八卦中的八个方位。村内S型的龙溪河把村子分成阴阳鱼形。

中国人喜欢讲风水。似乎真的应了村里八卦阴阳的宝地布局,呈坎这个中国风水第一村,不仅富足,而且文化教育事业在徽州独领风骚。

呈坎自宋朝以来,儒政相通。别看呈坎现有村民才2700人,在历史上,这里出过岳飞案的主审官,扬州八怪之一也是呈坎的。

呈坎被朱熹赞过、被苏东坡题过词、连著名女作家毕淑敏老师都说,中国最应该去的地方是呈坎。

这种对呈坎文化的仰望,则在我们看到罗东舒公祠的清雅恢弘、妙伦的匾柱栋彩后,全都到达了崇拜的顶峰。

四根金丝楠木柱子,价值连城,根根过亿。足以让后人遥想,呈坎当年的财力。

走过洒满阳光、碧荷舒展的池塘,便看到一些孩子在空地准备举行成人礼仪式。

古朴优美的粉墙黛瓦、浓郁的历史氛围、红搭黑的汉服以及少年的朝气和笑语。时空的传承总在最恰当的时刻,飞扬过青春的头顶。

身处这三街九十九巷的游客,既惊诧于呈坎的古村建奇迹,又迷醉于它浓郁的文化气息。

时光荏苒,真正的瑰宝总会被历史的浪花推至顶端。

唐模的闲云野鹤梦

如果说宏村隐着历史上的商味儿,呈坎背后藏着政气,在唐模这个乡野小村,则可以真真正正品一品徽州百姓的日常。

“水生万物、大藏于水。”徽州的白墙墨瓦遇到水的灵气,就更觉透明和清幽。

宏村有月沼塘、呈坎有S型的龙溪。唐模村口则有号称小西湖的美景,村内的市井水街沿檀干溪而建。

其上的高阳桥很独特,这是古徽州保留最完整的双孔廊桥,像建在桥上的一座房屋。

当午后的风轻轻吹过,在这座桥廊里的方桌边,啜一口清茶,透过木格窗看看沿岸的杂货店、油坊与酒家,还有那三五闲谈的老者。

我们从自己熟悉的地方来到别人熟悉的地方,唯一不变的,是生活中的那份朴实和熨帖,总在左右相随。

离了廊桥,可以移步水边的“美人靠”,翠绿的河水静静淌着,青墙边开有紫郁湛蓝的无尽夏。

偶尔会有担着扁担的村民悠悠走过,晃动的筐萝里葱绿的菜蔬飘着新鲜的芳香。

很多时候,我们追求的,不正是这份岁月里的悠长与平和。

来到唐模,如果时间还有余,就去继善堂听一出地地道道的黄梅戏吧。

未开演前,坐在正厅的木椅上,可以先发发呆,看那斑驳的阳光洒落在长着苔藓的青砖上。

单单廊轩处挂着的戏服,便似已能在我们脑海中,搅起人世间最深的爱的纠葛。

父爱沉沉的花园梦

而此时棠樾村头的牌坊群,也在油菜田间无声演绎着,源于史且流于史的、几个跌宕起伏的明清梦。

七座冲天的牌坊刻镂威严,冷峻高耸。有个妙龄女子主动上前讲解。她那激情的话语,将牌坊的清冷冲淡不少。

去相距不远的女祠路上,路过她的店,里面摆着自产的毛笔。既是出于感激也是需要,我们选了几只留作纪念。

鲍家花园也算棠樾牌坊的一部分,这里的梦则做的令人欣喜。

花园里亭台楼阁,尤以盆景流派之繁多、心思之巧妙,而让人念念不忘。

导游讲着无从考证的故事:旧时有个父亲,为了女儿精心打造此花园,既让女儿守了闺阁女子不得出门的古训,又见识到天下的美景珍奇。

花木山石再美丽,让人痴迷的,依然是辗转流传、源于亲情间的感动。

屯溪的活色生香梦

俗语有云“明清个屯溪,唐宋个黎阳”。古老的黎阳水街在夜色中最美。

当飘逸的水雾从桥洞溢出,环绕着苇草在灯影下婷婷而立,加上那些不知名的绿植远远近近妆点着朦胧的夜色。

清新文艺的奶茶小店,和漾着徽风的门楼小宅相呼应,西式教堂挨着徽式戏台。在这里,所有人也迅速适应着新旧、中西、各种情调和风格的变换。

与水街隔桥相望的是屯溪老街,青瓦粉墙围砌出许多窄窄门店,不过,里面开间却都很深。

你若从天色刚暮一直走到华灯初上,必能从这些个老铺老店热闹的烟火气里,一并读出这条街昔日的繁华。

徽州的美是古朴含蓄的,是人间清欢所在。又似一幅国画长卷,青瓦的泼墨和粉墙的留白,总让我们意犹未尽。

待从徽州离去时,所有人已是徽韵点滴入梦,徽情袅袅绕心。

盱眙顺名优商贸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-